童年趣事 August von Kotzebue “Eine Jugendgeschichte des Verfassers”

von | 30/04/2021

Übersetzt aus dem Deutschen von Yue Li (Heidelberg)

不起眼的小事常会对我们的命运造成巨大的影响。对此我深信不疑,我幼年时一件趣事便是例子。很可能就是这件事,将我从半个守财奴改造成了半个败家子。

在魏玛,我和母亲住在那座人送称号“黄宫”[1] 的建筑里。当时,我应该是九,十岁的样子。母亲每星期给我几十格罗申[2]的零食钱。我把这些钱都保存在一个绿色的,丝质的袋子里,这逐渐也成了我最珍贵的宝贝。白天,这袋子绝不离身,晚上,我枕着它睡觉。它是我的玩具,我特别喜欢把它团成团;走着站着的时候,我都喜欢把它抛到空中,扔到墙上,再捉住它。

慢慢地,我攒下了几塔勒[3], 有一天,我准备上楼。黄宫的楼梯搭的四四方方的,从顶上看下去能到地下室。我边玩着我的袋子边上楼梯,一不小心,袋子从三层掉到了地下室,我觉得是这样的。不过或许袋子落在台阶上,被人拿走了,因为我怎么仔细找都没找到。自从这次损失以来,什么积攒,什么节约——统统拜拜了您嘞!只要一拿到钱我当即就去买零食,我那吝啬的习性,真感谢上天,完全不见踪影!

谁能想到这么件简单的小事有这样的作用?要是我的钱袋没丢,那我会是什么样?这样一个小小的变化又会对成百上千的其他人的命运产生多大影响?另外,到底是谁拿了那个钱袋?或者说,谁将会发现那个钱袋?会是一个刚好需要钱的人吗,我想可能性不大。简言之,我这小小钱袋跌落,明明中不知引何方先知,为我解开了牵连着无数事的绳结?


[1] Gelbes Schloss in Weimar,1704年建成,曾作为约翰·恩斯特三世(Johann Ernst III,1664-1707)公爵的遗孀夏洛特·多罗茜娅·索菲亚公爵夫人(Herzogin Charlotte Dorothea Sophie,1672-1738)的寝宫。

[2] Groschen,又译葛罗琛,中世纪以来部分欧洲国家,德意志地区许多钱币的总称。

[3] Thaler,也作Taler或Talier,又译作泰勒,近代至19世纪欧洲通用银币。

 

Neueste deutsche Ausgabe: August von Kotzebue “Eine Jugendgeschichte des Verfassers”, in: Ders., Ausgewählte kleine Prosa, hg. v. Fabian Mauch. Hannover: Wehrhahn Verlag, 2019, Bd. 1, S. 58-59.

Blog